樱桃渣渣

虚拟和现实 总要圆满一样

【娄岳】醉人 end

深夜,有话想说…

*我写崩了,自己也能感觉出来,反正和最开始想的都不一样,好多次都想吭在这里了。


*娄岳的粮确实少,我自己都吃不到也就别坑你们了。就这么完结在这里,也算是个交代,也谢谢那几个等我的妹子,感恩❤️

*以后不会搞这种长的了,搞不定啊啊啊啊啊!


*但是!还是会激情上脑搞娄岳的,不可能忘掉小娄弟弟的!求娄岳糖啊啊啊!



正文:

1  2  3  4   5   end   番外

 


“陪哥哥去吃点东西?” 
 
娄滋博找到岳明辉的时候,岳明辉刚从导演那儿回来,和自家几个弟弟交待了一番,就看见娄滋博莽莽撞撞得跑过来了。 
 
廊坊的冬夜是很冷的,风一吹过来,让人恨不得立马窝进被子里再也不出来。 
 
岳明辉领着娄滋博蹲在全时门口,一人捧着一碗泡面大口吸溜,热汤进了肚子,人立马就能暖和起来。 
 
实际上娄滋博到现在都有些晕乎乎的,今晚上过得有些迷幻了,刚干了几瓶啤酒的他,现在蹲这儿陪岳明辉吃泡面? 
 
岳明辉问他:“你怎么开始喝酒了?” 
 
娄滋博有些紧张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脖子,此刻的气氛,让他无法随口说个理由敷衍岳明辉,更何况,他也从未想过敷衍这个人。 
 
“我之前,不是一闻到你信息素味道就醉了吗。” 
“我想着,多喝几次酒,也许就不会了。” 
 
糟糕啊,岳明辉刚刚强迫自己坚硬起来的小心脏,就被小娄同志搞得软乎乎的。 
 
他突然想起又问娄滋博,以前谈过恋爱吗? 
娄滋博端着碗泡面,摇头摇得跟条大狗似的。 
 
“哥哥谈过,谈过好几次,而且都是Omega。” 
 
一口泡面含在嘴里,还没吞进去,娄滋博差点被这话惊得呛到了。 
 
“可是都没成,有些还挺怨我的。” 
“感情的事情,有时候哪说的清楚。” 
“因为一段失败的过去,就否定了现在和将来,是错误的。” 
 
娄滋博很认真的听着岳明辉讲话,甚至觉得自己被这风一吹,都更清醒了一点。 
他能体会到岳明辉这话中的意思,却又因不知道下一句听到的会是什么,而觉得忐忑。 
 
岳明辉对他说: 
“小娄啊,哥哥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我也会做错事,也会躲在被子里哭,也会…” 
 
“我不怕!”娄滋博说。 
 
他这句话虽说的傻里傻气,也有些上句不接下句,但满满的真心和诚意,都含在了这三个字里面。 
他不愿听岳明辉接下来的话了,不愿让岳明辉将自己剖析得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有眼睛能看,也有心能去体会。所谓的真真假假,他也能去分辨。 
 
岳明辉有些感动,在娄滋博这幅大无畏的样子中,瞧见了自己。 
他也有些惭愧,这么个干净美好的小青年,就这么载在自己手里了。 
 
他也有些恨铁不成钢,直接上手一把揉乱了娄滋博头发,还不消气的揪着他脸颊上的肉,质问这个傻小子: 
 
“弟弟,你这是真傻啊!” 
 
“啊,不是…” 
娄滋博被蹂躏得有些愣愣得,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看见他岳哥利落干脆的撕掉了自己身上的抑制贴,又伸手把他脖子上的撕掉了。 
 
片刻,两股陌生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并且开始尝试碰撞。 
 
“岳哥你…” 
 
“滋博啊,外面的酒和哥哥的味道一样吗?” 
 
“不…不一样…”娄滋博傻乎乎的回答。 
 
“所以,你难道不是该来多闻闻我吗,喝酒管什么屁用啊。” 
 
道行不太够的娄滋博,成功的被岳明辉撩得脸红心跳的。 
 
他红着脸问岳明辉: 
 
“怎么闻啊。” 
 
岳明辉好像就等着他问似的,一张脸马上凑到了娄滋博眼前。 
好像…有点太近了… 
娄滋博紧张得在咽口水,两个人的鼻子挨鼻子,他都能感受到岳明辉的呼吸。 
 
岳明辉这人还特别坏,勾着嘴角对他说: 
 
“当然是凑近闻啊。” 
 
娄滋博不敢接话,也不知道怎么接,又舍不得挪开眼神,就怔怔的盯着岳明辉看,这样外放又亲切的岳明辉,好像更令他着迷了。 
 
岳明辉拍了拍这禁不起逗的小年轻说: 
“小娄啊,你哥哥我虽然看着挺无所谓的,但我呢也有个底线。” 
 
“啥” 
 
“我不祸害未成年人。” 
 
“啊?” 
 
“啊什么啊,快点长大吧!” 
 
啊? 
娄滋博有些晕乎乎的,被他岳哥一巴掌拍在脑袋上,感觉更晕了。 
 
“娄滋博!你怎么又醉了!” 


-end-

【娄岳】醉人番外:恋爱心事


激情来了速打傻雕小短篇……
别认真,别问我正文,我啥也不知道。





正文:

1  2  3  4   5   end   番外



7月10日 
23:50
 
大家都还在练习室里排着下次的舞蹈,不知谁的裤兜里突然响起了铃声, 
李让刚停下动作,就看见娄滋博像只箭一样的冲出了练习室。 
 
舞蹈老师正在教育着武连杰,就憋见一个人影快速的闪出了门: 
“看见没!我说的就是这种爆发力!” 
 
那是老师你没看见,这位朋友为爱丢掉脑子的样子。 
 
 
7月11日 
00:00
 
“岳明辉,生日快乐!” 
“不过生日啦,都多大年纪了。” 
 
岳明辉脸有些红,却依然口是心非。 
其实他自己都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就在这档口把电话打了过来。 
可能是录歌录到瓶颈觉得心烦气躁,可能是想在零点钟声敲响那一刻,听听小男友的声音。 
 
是的,他的小男友。 
刚成年的小男友那黏糊劲可不容小觑。 
哄了很久才答应今天不偷跑来坤音,毕竟对方老板再找到秦姐那儿去,他岳哥面子上可过不去。 
 
可自己的男朋友,还是该宠着的。 
“好啦,听话,我答应你,下次把给你......” 
 
 
 
 
12:00
 
刚坐上饭桌,娄滋博就掏出手机给岳明辉发消息,连碗里的肉被谁夹走的都不知道。 
 
小娄:“你干嘛呢?” 
老岳:“想你呢呀。” 
 
小娄:“你好好说话!” 
老岳:“哎呀,马上要录视频了嘛。就我上次给你听的那首歌,今儿得录了。” 
 
小娄:“我岳叔厉害了!” 
老岳:“你岳叔哪里不厉害?嗯?” 
...... 
 
 
 
17:19
 
说好了今天不去找岳明辉,但娄滋博依旧心痒痒的,不停刷新着微博。 
 
那几个会给他买大蛋糕吗? 
他今天又会亲谁的脸蛋呢? 
博文会放日常吗? 
 
来自娄滋博的灵魂三问! 
 
17:20啦!陈博文为什么又不发日常! 
 
咦不对,我岳哥发微博啦!!! 
 
娄滋博瞄了眼微博内容,字都没看清,手指就在评论里打出了一连串啊啊啊啊,差点点击发送 。 
 
“我这样不行,我是个爱豆。” 
 
理智使他退却。 
 
 
 
19:10
 
李让嘴里含着鸡腿,看着娄滋博坐在自己旁边捧着手机,紧张得抖腿。 
 
好好个孩子,怎么谈个恋爱就傻了呢? 
 
“娄滋博,你干啥呢?” 
“如果今天都没有,我就去坤音打死陈博文。” 
 
不是.....让哥有点傻眼,你想溜去坤音大楼也不是一两天了,可关人家陈博文啥事?人影像总监招你惹你了? 
 
 
21:20
 
n刷完小视频后,娄滋博越想越生气,边生气边骂经纪人。 
 
“不是,我又招你惹你啦!”经纪人觉得委屈。 
 
“我应该在那里,不应该在这里!” 
 
“我看你应该在车底。”李让自然无比的接了下句,并且觉得这词有点熟悉? 
 
 
 
 
23:30
 
岳明辉觉得自己小男友今晚有点奇奇怪怪的。 
 
“怎么了,给你岳哥说说。” 
“没啥,我让人送了一样东西过来,明儿能收到,你记得收。” 
 
“又送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给哥哥,嗯?” 
“......我睡觉了!” 
 
电话被突然挂断,岳明辉还有点摸不着头脑,现在的小年轻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岳明辉:“你们这个年纪的男生,一天到晚都在想些啥?” 
灵超:“在想,你们这个年纪的男人,一天到晚在想些啥?” 
 
嗯......好吧。 
 
 
7月12日 
9:30
 
今天早上的早饭是包子稀饭,朴实的娄滋博同学觉得很满意。 
啃着肉包子,逛着岳明辉的超话,开始崭新快乐的一天。 
 
可逛一逛的,他这一天就开始不快乐了。 
 
看着坤音姐妹们还在为昨日的小视频流泪,他也想流泪。 
 
“以此分析,岳哥和洋洋关系最好!” 
“不不不,你看看弟弟那祝福语口是心非的样子。” 
“怎么能没有我们卜凡凡的姓名?” 
 
娄滋博觉得自己这一口包子,还真咽不进去。 
 
怎么可以,没有他娄滋博的姓名? 
 
“不吃了?” 
李让看了看吃一半就没动静的娄滋博,顺手就把他盘子里的包子噻自己嘴里了。 
 
 
 
12:30
 
坐在餐桌前,娄滋博先是护住自己的饭盘子,再掏出手机给岳明辉发消息。 
 
小娄:“岳哥,我要给你微博评论一句!” 
老岳:“你评呀。” 
 
小娄:“我要留一句,岳明辉是我的!” 
老岳:“得了,你这句话床上说说就行了。” 
...... 
成年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能随意把刚成年的毛头小子撩的面红耳赤。 
 
 
 
13:15
 
“老岳,你家小娄同志又给你送东西来了。” 
 
岳明辉从练习室出来拆包裹,几个凑热闹的就立马围了过来。 
 
拆开盒子,一股熟悉得令他情绪立马安稳的中药味扑面而来。 
是一个深蓝色,上面还绣着月亮的的香囊。 
 
香囊上还别别扭扭的写了几个字:娄滋博的味道。 
 
“小娄同志,这次是不是把自己缩小了装在里面了?” 
对此有些心有余悸的木子洋,迟疑的说到。 
 
这个时候,岳明辉的手机提示音响起了。 
 
您的特别关注小萝卜头给您评论啦! 
 
 
 
15:30
 
“乖” 
“我哪里乖了?” 
“床上的时候,最乖。” 
 
 
 

【娄岳】醉人(5)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打了个赌(就是很多人懂的那个赌),然后我输了,来更文交作业了。

今天是7月第一天,希望这个月我不要再颓了,好好赚钱,好好生活,也要好好码字!

然后,谢谢还在看我更新的姐妹们,dbq大家,我太慢了……


正文


1  2  3  4   5   end   番外


 
秦奋一句无头无尾的话,岳明辉是听懂了的,而且知道秦奋也是懂了他的心思。 
他也不敢问秦奋是怎么个想法,还是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居然用这点成年人的城府,去招呼一个小朋友。 
 
岳明辉也谈过好几次恋爱,有遗憾的也有失败的,也就是这些过往,把他打磨成现在这副冷静自持的模样,好像不会有人再让他内心产生什么大波动了。 
 
可是难得的是,娄滋博的出现,让他短暂的回到了自己青春期。在小年轻望向他的眼神里,时光在倒退,他好像一下又站在了学校操场上,最要紧的事也不过就是眼下的一场篮球赛。 
 
他有些过于沉溺于这样的感觉中,觉得美好,又觉得惶恐。 
他珍惜小年轻放在自己身上的心思,又生怕,自己这颗有些固化的心脏受不住。 
 
所以他把主动权交在了对方手里。 
 
哥哥的心啊,就放这儿了,你要的话就来拿。 
可你要是来了,就跑不了了。 
 
然而,有些傻小子,根本就没想过跑。 
 
在娄滋博的认知里,他岳哥是顶好的人,是他奔跑着想要多靠近一点点的人。 
他要是追不上岳明辉,就只能说自己还配不上那么好的人。 
 
他是怎么追岳明辉的? 
 
去食堂吃饭,岳明辉刚打好饭坐下来,就有人走过来,给他碗里放了个鸡腿。 
他有些迟疑的抬起头,就看见娄滋博那含羞带怯的一笑。 
“岳哥,你们吃,我回去练习了。”兔崽子撩完就跑了。 
灵超趁着岳明辉没反应过来,眼明手快的又把鸡腿夹在自己碗里。 
“岳叔,有情饮水饱!” 
 
比如说他正练习的满头大汗,汗水都快流进眼睛里时,一条干净的毛巾就从旁边递过来了。 
转过头,就看见娄滋博一张脸憋气憋得通红,还得费力的扯出个笑容。 
“嘿,我说你.....” 
“岳哥再见!我先回去洗澡了!” 
这边的李让还在嘶吼 
“娄滋博,我让你给我拿的毛巾呢!” 
… 
 
再比如说,在刚刚结束彩排饥肠辘辘的凌晨,岳明辉正准备和卜凡去全时觅食。打开宿舍门,就发现一袋吃的挂在门把上。 
不仅有关东煮,鸡蛋,还顺带着两罐啤酒。 
卜凡在那翻一翻的,掏出一个鸡蛋。 
“哎哥,全时现在还能在鸡蛋上画爱心???” 
 
岳明辉揉了揉他那有点过多的头毛,有些哭笑不得,他现在是觉出味儿来了,娄滋博这小子这是要搞温水煮青蛙那一套啊,这都是哪里学来的? 
也不仅是他觉出味儿来了,就算迟钝大条如卜凡,也终于感觉到了自己身边的波涛暗涌。 
 
“这事儿我早就知道了,他看老岳的眼神太不对劲了。” 
木子洋长腿一伸,把小弟一揽,躺在床上活脱脱一个大爷。 
 
“这事儿我也早就知道了,小娄同志曾以一袋大白兔诱惑我,说出老岳的生辰八字。” 
灵超坐在木子洋怀里,捧着一袋薯片,咔嚓咔嚓吃的可香了。 
 
“合着,这事儿就我一个人没看出来?” 
卜凡还有些不可置信,自己哥哥都快被勾走了,他竟然还没发现? 
 
但是木子洋一琢磨,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自家二哈也许并不是最傻的。 
“我觉着,你可以和隔壁李让比一比。” 
...... 
 
李让窝在床上一连打了几个喷嚏,只得又把被子往自己身上拢了拢。 
这廊坊的冬天是越来越冷了,这宿舍的空调是越来越不顶用了,害得他都感冒了。 
 
李让是怕冷的,但有人就是不怕冷,比如说穿着单衣坐那儿灌酒的娄滋博。 
 
“这是今天的第几瓶了?” 
 
“第三瓶!” 
“我还能喝!” 
 
娄滋博傻乎乎的举着三根手指,身子还有些不稳的晃荡,他又努力挺直自己的身体,在小板凳上坐得笔直。 
 
这傻小子,也不知道突然着了什么魔,以前这时候早就蹦跶去坤音宿舍约岳明辉打篮球了,这几天却每晚上窝在宿舍喝酒,说要练成千杯不醉的技术。 
 
想起岳明辉,李让这个嘴巴不把门而且又八卦的,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坐在娄滋博旁边。 
 
“哎,你知道老岳出事了不。” 
 
其实娄滋博已经喝得有点迷糊了,但听见岳明辉的名字,望向李让的眼睛又清明了不少。 
 
“我今儿在采访间的时候,听两个工作人员在那儿聊。” 
“说老岳以前的谈恋爱的事在网上被扒出来了,对方说他劈腿。” 
“被网上黑得挺凶,那骂得是一个难听。” 
“也不知道老岳听说这事儿了没。” 
 
咣当,一个酒瓶子掉在地上,啤酒洒了一地,有些还流到了李让脚上。 
 
“娄滋博,你干啥呢!” 
 
娄滋博也不管身后气急败坏的李让,撒开脚丫子就往外跑,速度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喝多了的人。 
 
他就是被李让一番话吓清醒了,也没思考就往外跑,他要去找岳明辉,但是见了岳明辉后说些什么呢? 
 
问他这事儿是真的吗?他真的做了吗? 
 
不了,他只想抱抱岳明辉。 

【娄岳】醉人(4)

刚刚本来想码完再发,
突然微博上就开始乌烟瘴气的了…
看了半天也没得啥心情写下去了,就先发上来吧。

明天应该还会更(我说话没什么可信度)。

还有谢谢大家给我建议的味道,最后选的这个是因为自己的恶趣味嘿嘿~


正文


1  2  3  4   5   end   番外

“我今年26了。”


“觉得自己年纪大了,配不上?”


 .....


那还真不是。


 


自那天从娄滋博宿舍出来,岳明辉好几天没能把状态调整回来,只能逮住木子洋聊聊。


要说他之前还有点迟疑和犹豫,现在也算清清楚楚看见了小孩的心思。


那干净、透明、质朴得不掺杂任何一丝世俗的眼神,就这样望过来的时候,岳明辉有点难以抵挡,所以只能躲着。


  


“哎,老岳,你闻见小娄那味儿了吗?”


“知道啊,有问题?”


“你俩一个酒味儿,一个中药味儿,泡在一起那不是药酒?”


 


......


 


而娄滋博这边,知道岳明辉躲着不见他后,就整个人都不对了。


浑身的低气压和强烈得不知收敛的信息素味道,吓得胆子小点的Omega练习生都躲在宿舍里不敢出来。




可他又很怂,甚至不敢直接去找岳明辉,去质问他,


你是不是看出我的心思了?你是不是看不上我呢?


不行,他说不出这么矫情的话,要是真说了,也得把他岳哥吓死。


 


这样折腾了好几天,就当娄滋博自己都快熬不住的时候。秦奋端着茶杯就来了,一屁股坐在他床沿上就开始说上了。


 


“我给你说这事儿,正常。”


“我分化的时候可比这严重多了。”


“方圆1公里内都不能有个Omega。”


 


说完这句,娄滋博好像有了点反应,脸终于肯转过来朝着他了。秦奋以为是自己这句话劝对了,正准备接着就往下说呢。


 


“奋哥,你和伯哥怎么搞在一起的?”


......


小朋友就这么不会说话,什么叫搞在一起?那叫在一起!


 


“啧,就看对眼了呗,你好奇起这个干什么?”


 


秦奋哪知道,娄滋博想问的根本不是这个。




这毛头小子脸红脖子粗的又给来了一句:


“我的意思是,两个ALPHA怎么搞!”


 


......这话说出去,阅历深、脸皮厚如秦奋,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也还好,他还能正襟危坐,要是换做韩沐伯在这儿,怕是一椅子就给这混小子抡过去了。


 


“我说你不会喜欢上了个alpha?”


可聪明如秦奋,一下就能抓住问题的重点,一下也能明白娄滋博的问题究竟是出在哪了。


 


娄淄博听了这话也反驳不了,丧气的拿着枕头当沙袋砸,砸的不过瘾又想用脑子去撞墙。


也不怪他要发疯,刚想清楚这事儿的时候,秦奋也没好到哪里去。


 


谁都知道,在这个世界里,alpha和Omega是理所当然的一对,再不济也有ab恋和bo恋,但AA,少之又少,反正娄滋博长这么大,也只碰见过秦奋和韩沐伯这么一对。


 


“弟弟,你那是见识浅了,AA恋现在根本不是什么事儿。”


秦奋看着这个将要和自己走上一条路的弟弟,难得也想着苦口婆心一次。


 


“喜欢上谁,想和谁在一起,并不是我们自己就能控制的。”


“也就是命运给你选了一条和别人不一样的、难走一点的路。”


“我们就只能遵从自己的内心,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过自己喜欢的生活,都没有错。”


 


“那如果,那个人不喜欢你呢?”娄滋博问。


“你问清楚了吗?没问就说人家不喜欢你?这么怂?”


 


不知道是那句话突然就戳了娄滋博的那个点,斗志一下就上来了,人也一下有精神了。


 


“奋哥,有没有那种喝酒速成法,千杯不醉那种!”


......


这个问题还是有点考到秦奋了,毕竟他都做不到千杯不醉。


 


“那你多喝几次试试?”




“嘿,你去哪儿啊,我还没说完呢。”


这傻小子翻下床穿着拖鞋就往外跑。


 


“买酒!”


.......


 


娄滋博走后,秦奋后脚也跟着叹着气走了,不过他不是往自己宿舍走,拐个弯就到了坤音宿舍门口。


 


“劝好了?”给开门的人是岳明辉。


 


“我说老岳你行啊!”


“啊?”岳明辉两眼懵逼。


 


“我说,老岳!牛逼!”话说完,干了一番大事的奋哥功成身退。

【娄岳】醉人(3)

其实这章早就码完了,怕撞梗改了很多次,也没有想出来小娄弟弟该是什么味道的。你知道的话就评论告诉我吧!救救孩子吧!



正文


1  2  3  4   5   end   番外





岳明辉开始戒烟了,
首先说起这事儿的其实是木子洋。
他嘴里叼着根烟,三根手指笔直的举在脑袋上,发誓也发的像模像样,
“我发誓,这绝对是我的最后一支烟”
“要是再抽,就让......小弟长得比我还高!”
......
其实抽烟算个什么大事儿呀,都是二十来岁的大老爷们,天天在大厂里被关着。
放眼望去全都是硬邦邦的alpha,少有的几个Omega练习生堪称珍稀动物,就差被隔离保护了。
说起这事儿的时候,木子洋还挺愤愤不平的。
“这不是逼着大家搞基??”
......
到是岳明辉,不怎么在乎,他都26了,什么样的Omega没见过。
他见过的可还不少,当然这些也不可能都说给弟弟们听,年轻时候谁都有一把糊涂账算不清。
他和木子洋,都是在社会这趟浑水里打了一滚,一身的泥点子的人。
再换身衣服,投入热血大军中,佯装自己仍然赤忱。
久了,也就不知是真热了还是假热了。
到最后,木子洋抽完了最后一口烟,盯着熄掉的烟头有点怅然若失,
岳明辉还能笑话他,为了人一句话就戒烟,丢掉了大模风采。

“那你就得小心点了,千万别重蹈我的覆辙”
......
大模这话说的怪里怪气的,还没等岳明辉跟他好好掰扯掰扯,就被外面的动静给打断了。
两人对视一眼,皆一眼不发,最后是木子洋先站起来往外面走,岳明辉跟在身后。

“你们急什么呢?”
木子洋长手一伸,拉住正往里跑的李让。
李让慌得不行,根本来不及说什么,只是在看见后面的岳明辉时眼前一亮。
“岳哥,这次你得帮帮我!”
岳明辉刚想问句出啥事了,空气里突然爆发出来的信息素味道就告诉了他答案。
这股强势又陌生的味道.....
卧槽,这是哪个alpha这个时候分化了?
 
娄滋博蜷缩成一坨躺在床上,不停的冒着冷汗,整个人都好像是刚从水里被捞出来的。
他仿佛知道自己发生了些什么,却打不起精神,也睁不开眼睛。
他能听见让哥匆匆跑出去的脚步声,也能听见队医对他的诊断,
“这就是那天的药酒,燥得,提前分化了”
 
酒?酒是什么味道的?他抿着唇努力的回忆着。
是岳明辉的味道,陈年的老酒,入口觉得辛辣,回味却是清香甘甜,光是抿一口,他就能醉。
岳明辉这个人也一样,穿上衣服是稳重温柔的哥哥,脱下衣服,那嚣张的花臂和一身矫健的小麦色肌肉,都充满致命的诱惑力。
 
他忍不住想伸出手触碰,沿着青色的纹路在皮肤上慢慢描绘出图形,再拂过他饱满的胸肌...腹肌....
再往下,那浴巾下藏住的是怎样一副景色?
怎么就看不了呢?他觉得有些委屈又有些迫切,伸出手就要去拽。
而刚刚一直很纵容的男人却一把拉住了他手腕,
“淄博,哥哥可不是个Omega”
.......

“淄博,醒醒。”
娄滋博是被人从睡梦中唤醒的,有人托着他的下巴轻轻拍着他的脸,叫着他的名字。
等他的意识慢慢回笼,感觉身体已经舒服了很多,
只是那股燥热还没有下去,仍然在体内横冲直撞的。
 
“淄博,醒醒,得把抑制剂吃了再睡”
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着他,是谁呢?
娄滋博缓缓的睁开眼睛,就看见岳明辉放大了好几倍的脸凑在自己面前。
 
刚还在梦里的人啊,一下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叫着自己的名字。
......心里的燥热,好像一下就找到了宣泄口,力气和意识也一下子全部恢复。

而岳明辉,根本来不及抵挡突然爆发的alpha,就被扑倒在了床上,
娄滋博张着嘴就往他颈后凑,牙齿差点接触到皮肤那一刻,岳明辉被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费力的掐着娄滋博的脖子往上抬,天知道,他只是帮李让照顾一下这小崽子,怎么就快把自己搭进去了?
 
“娄滋博!你给我清醒一点好好闻闻!”
“老子可不是Omega!”
....
他不是个omega…
梦里那个人,好像也是这样说的。

娄淄博撑起了身体看了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岳明辉一眼,
就这一眼,混迹世间多年的老alpha心里咯噔一声,躺在那里也不敢动。

然后就看着娄滋博喘着粗气从他身上离开,再坐在角落里缩成一团坐着,头埋在膝盖上不再看他。

岳明辉觉得这故事发展那里不对劲,刚刚还气势磅礴的男人,现在又可怜的缩在角落里。

可再不对劲,他还是得尽职尽责的给予新晋alpha一点安慰。
他拍着娄淄博的背,像哄小孩一样轻言轻语的说道:
“没事啊淄博,哥哥懂哥哥懂,有啥就和我说”

“我知道你不是个omega”

“啥…淄博你说大声点,哥哥听不见”

我说,你不是个Omega,我却还是想要咬你一口。
我是不是病得不轻?

【娄岳】醉人2

就当是披着abo皮的娄岳日常吧,想起什么写什么,ooc和私设都是我的!可以给我评论意见!



正文:


1  2  3  4   5   end   番外



娄滋博发现,最近他岳叔总有意无意的躲着自己。
平时食堂吃饭碰着了还能有说有笑的,
但只要一到了练习室,看见他在这屋,岳明辉就能转身就走。
这是什么道理?稍微一想还是能清楚的。
可是未满十八岁的大男生,总是敏感多愁一些的。
他哪知道岳明辉转身走的时候,嘴角都咧到了耳朵背后了。
 
“老岳我发现你这人,老欺负人家干啥”
知根知底的卜凡,一见岳明辉这笑就觉得不对,再回过头瞅了眼丧气的娄滋博。
啧啧啧的嫌弃声,他哥哥这是藏着什么坏水呢。
岳明辉心里当然也没什么坏水,就是纯粹觉得小朋友可爱得紧,想逗逗。
可小朋友本人,是真的打心眼里觉得岳明辉好,喜欢这个哥哥。
 
岳明辉的好,是年龄赐予他的温柔和通透,也是成年alpha少有的少年气息。
他是能把组合里几个皮孩子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可靠队长,也是会被弟弟们嫌弃的墨迹鬼。
好几次娄滋博忍不住去他宿舍串门,都能看见他光个脚丫从床上蹦着到门口,再为成功避开了宿舍地板上的各种水渍而欢呼雀跃。
等转头又撞见他和木子洋躲在摄像机看不见的黑暗里吞云吐雾时,娄滋博觉得,这个哥哥身体里怕是住了两个灵魂。
可即使是如此在意,他还是克制的和岳明辉拉开了距离。
在强压的比赛环境下,他需要自己时刻保持头脑清醒和行动能力。
可也就是因为如此,有些躁动的灵魂也在隐隐的冒着头。
 
娄滋博被李让带着走进vip宿舍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缩在周锐床上的岳明辉,被高大的卜凡挡得只看得见半边身子。
岳明辉当然也瞧见他了,下巴一点眼睛一眯就当是打了个招呼。
后边跟着进来的木子洋“啪”一声,给宿舍门上了锁,挤在了岳明辉身侧。
“小弟呢”
“哄着和尤长靖去练歌呢”
“嘿,小娄咋也在呢,成年了吗”
小娄有些懵,几个哥哥坏笑的看着自己,可他真的只是被让哥带过来玩的,玩什么他也不知道呀。
脑子里的想法来来回回转了一遍,这些成年的beta和aalpha聚在一起能玩什么?

“来来来,自己家泡的牛鞭酒,男人的加油站!”
.......

“哈哈哈哈哈”“小娄这个傻孩子”“你想哪儿去了”

岳明辉也跟着笑,偏偏他的笑声里又透出一股温柔劲儿,和别人的不一样,娄滋博一下就能分别出来。
这边周锐正拿着纸杯给大家分着酒,秦奋还趴在上铺垂个脑袋下来盯着他
“这酒,有啥副作用吗”
“副作用?大概就是你今晚上洗澡时间要长点”

木子洋刚好接过一杯,凑着鼻子闻着久违的酒香眼睛都眯起来了。
岳明辉也接了一杯子,不过没急着喝,摇晃着杯子里琥铂色的液体不知道在想个什么。
等他抬头,就发现周锐也递了一杯子给娄滋博,那傻乎乎的孩子还是用双手去接的。
“嘿,淄博就算了吧,这还没成年分化呢”
娄滋博听见声儿就望向岳明辉,他知道这说的都是托词,真话就是他娄滋博喝不成酒,一粘就醉。
可就是如此,那些被按压在心里深处的委屈感突然爆发了....喝酒有什么好难的?
岳明辉就看见这听不懂话的小崽子,含恨带怨的看了自己一眼,就毫不犹豫的把杯子里的酒干了。
“嘿....你”
药酒喝下去的味道并不好,不仅是辣嗓子,还是真难喝,和岳明辉的酒味更是没得法比。
不过味道都是其次了,没过多久那种上头的感觉就又来了,娄滋博觉得眼前的人影都是花的。
模模糊糊的,只看得见他岳哥离他越来越近的那张脸。
 
当他从这种昏昏沉沉的感觉中脱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过了。
李让坐在床前翘个脚玩儿手机,他环视了一周才发现,这是已经回自己宿舍了。
“酒醒了?”
“恩......这次怎么醒的那么快”
离他那杯酒下肚,也才三小时。
“老岳带着你去医务室打了一针,你也是,一杯酒直接干了,也不怕流鼻血”
“岳哥带我去的?”娄滋博有些心虚......
“是啊,还让你酒醒了去宿舍找他”
........
磨蹭了十几分钟,被忍无可忍的李让一脚踹了出来,才不情不愿的往岳明辉宿舍走的。
短短几分钟的路,他给自己做了很久的心里建设。
别怕,岳哥又吃不了我!
不是,岳哥为什么要吃我?
等等,我为什么要怕岳哥?
结果,越想越乱,也来不及理清楚,就已经到地了。
深吸一口气,敲门,没人?
咦,门没锁?
轻轻的就推开了半掩的宿舍门,里面灯什么的都开着却没个人,凌乱的衣服摆了一地,也没什么下脚的地方。
娄滋博心里却莫名的送了口气,我是真来找你了,你不在那我也没办法是不,
这个心理工作一做通,整个人都轻松起来,转过头就往外走。

这个时候.....厕所门开了......铺面而来的水汽和浓郁的酒香味......
岳明辉光着身子走出来,他身上还挂着水珠,头发也还滴着水,
娄滋博已经看不见其它了,眼里都是他岳哥手臂上的纹身、和那一身小麦色的腱子肉。
偏偏岳明辉还插着个腰站那儿笑,问他:
“来找哥哥的?”
来不及回答了,娄滋博摸了摸自己鼻子,很好,没留鼻血,那就可以放心醉了。
所有,小娄又醉了。

【娄岳】醉人(1)

正文


1  2  3  4   5   end   番外


每到夜深,是大厂里最精彩的时刻。
压抑了一天的练习生们,兴奋的撕掉颈后的抑制贴,任各种信息素的味道在空气里相互试探、尝试交融。
遇到娇弱点的omega,往往是骂骂咧咧两句就躲进宿舍不再出来。
胆子大点的几个,也就敢欺负欺负年纪小的alpha,开些无关痛痒的玩笑,调笑个几句再被人狠狠瞪个几眼,也乐呵乐呵的转头就回去睡了。
而未分化的几个小朋友,就爱挤在一块说着这些没脸没皮大人们。
 
韩沐伯和秦奋昨天晚上偷偷干了啥,朱正廷的发情期又快到了,尤长靖的味道真好好闻,说的大多都是这种类似的话题。
在谈到大厂里的大A们时,逃不了的要说起坤音的四个,三个A带着一个未分化的灵超,在大厂里可算是横着走。
两个顶级A卜凡和木子洋,一身信息素味儿把贴了抑制贴的omega都吓得发抖,偏偏人还不自知,勾子你的脖子问你:“咋了,哥哥吓着你啦?”

也得亏,里面有个岳明辉这样的人物,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镇定剂的味道,能镇得住组合里这几个妖魔鬼怪。
可最神秘的也是这个人,几乎很少有人说的清楚他是什么味道的。
 
成年了许久的alpha,控制信息素可是得心应手,再加上从不离身的抑制贴,要说他beta都没问题。
但在那些练习舞蹈挥汗如雨的时刻,信息素随着汗液蒸发在空气里,一股特殊的味道总能出现。
当你想清楚明白的感受这种味道时,它又清浅的让你抓不住重点。
 
但娄滋博确定,自己是体会过岳明辉的味道的。
 
娄滋博不怎么喝酒,更是一粘就醉,对酒的味道也最敏感。
所以,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在练习室练着练着舞就开始头脑发蒙了。
最开始时,他以为自己练得太久了,可这个节骨眼上,谁不是拼了命的在练习。
整个练习室都是男人的汗味,间接穿插着蒸发出来的信息素的味道。

他开始浑身无力、脸红心跳,最后丧失了行动力直接瘫软在了地上,仿佛一坨自暴自弃的烂泥。
岳明辉当时就在他身后,看着他左扭右扭的瘫倒在地上。
担忧的蹲下身子,才发现这人脸红的不正常,
“嘿,淄博”
娄滋博是听见岳明辉声音的,想伸出手拉住他,“啪”,却一巴掌就拍在了他脸上。
岳明辉被打的楞了两秒,忽的就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就看着小崽子费力的撑起身子凑近自己,这人从耳朵红到了脖子根,额角还有练舞留下的汗珠。
傻子一样直愣愣的就凑过来,岳明辉也不躲开,嘴角勾着笑眼里都是戏谑。
等到娄滋博脑袋终于停下来时,两人的距离近的快鼻尖碰鼻尖了,呼吸间都是彼此的气息。
娄滋博的像个小狗一样的鼻子蠕动着,脑袋还左右偏了偏,似乎是正在嗅岳明辉身上的味道。
然后......就看见他又重新成为一滩烂泥倒在了地板上。
嘴里还念叨着“醉了......醉了”。
岳明辉没忍住还是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又觉得良心过不去,把人从地板半拉半抱的弄了起来。
真他么沉.....娄滋博全身的力都靠在他身上,脸还不老实的往他肩胛骨上凑。
“臭崽子.......”
嘴上骂着麻烦的臭崽子,人也还是尽心尽力给拖回了宿舍。

等娄滋博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觉得头疼脑热,仿佛大醉了一场。
李让还勾着他脖子问:“你哪儿偷偷藏得酒,还自个儿偷着喝,不和哥哥分享分享?”
哪儿?偷藏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