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渣渣

虚拟和现实 总要圆满一样

每天打开电脑就在想,
今天搞哪对cp?

想搞个番外让小娄弟弟吃个肉,但真不知双A怎么搞,放弃。

【娄岳】醉人 end

深夜,有话想说…

*我写崩了,自己也能感觉出来,反正和最开始想的都不一样,好多次都想吭在这里了。


*娄岳的粮确实少,我自己都吃不到也就别坑你们了。就这么完结在这里,也算是个交代,也谢谢那几个等我的妹子,感恩❤️

*以后不会搞这种长的了,搞不定啊啊啊啊啊!


*但是!还是会激情上脑搞娄岳的,不可能忘掉小娄弟弟的!求娄岳糖啊啊啊!



正文:

1  2  3  4   5   end   番外

 


“陪哥哥去吃点东西?” 
 
娄滋博找到岳明辉的时候,岳明辉刚从导演那儿回来,和自家几个弟弟交待了一番,就看见娄滋博莽莽撞撞得跑过来了。 
 
廊坊的冬夜是很冷的,风一吹过来,让人恨不得立马窝进被子里再也不出来。 
 
岳明辉领着娄滋博蹲在全时门口,一人捧着一碗泡面大口吸溜,热汤进了肚子,人立马就能暖和起来。 
 
实际上娄滋博到现在都有些晕乎乎的,今晚上过得有些迷幻了,刚干了几瓶啤酒的他,现在蹲这儿陪岳明辉吃泡面? 
 
岳明辉问他:“你怎么开始喝酒了?” 
 
娄滋博有些紧张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脖子,此刻的气氛,让他无法随口说个理由敷衍岳明辉,更何况,他也从未想过敷衍这个人。 
 
“我之前,不是一闻到你信息素味道就醉了吗。” 
“我想着,多喝几次酒,也许就不会了。” 
 
糟糕啊,岳明辉刚刚强迫自己坚硬起来的小心脏,就被小娄同志搞得软乎乎的。 
 
他突然想起又问娄滋博,以前谈过恋爱吗? 
娄滋博端着碗泡面,摇头摇得跟条大狗似的。 
 
“哥哥谈过,谈过好几次,而且都是Omega。” 
 
一口泡面含在嘴里,还没吞进去,娄滋博差点被这话惊得呛到了。 
 
“可是都没成,有些还挺怨我的。” 
“感情的事情,有时候哪说的清楚。” 
“因为一段失败的过去,就否定了现在和将来,是错误的。” 
 
娄滋博很认真的听着岳明辉讲话,甚至觉得自己被这风一吹,都更清醒了一点。 
他能体会到岳明辉这话中的意思,却又因不知道下一句听到的会是什么,而觉得忐忑。 
 
岳明辉对他说: 
“小娄啊,哥哥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我也会做错事,也会躲在被子里哭,也会…” 
 
“我不怕!”娄滋博说。 
 
他这句话虽说的傻里傻气,也有些上句不接下句,但满满的真心和诚意,都含在了这三个字里面。 
他不愿听岳明辉接下来的话了,不愿让岳明辉将自己剖析得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有眼睛能看,也有心能去体会。所谓的真真假假,他也能去分辨。 
 
岳明辉有些感动,在娄滋博这幅大无畏的样子中,瞧见了自己。 
他也有些惭愧,这么个干净美好的小青年,就这么载在自己手里了。 
 
他也有些恨铁不成钢,直接上手一把揉乱了娄滋博头发,还不消气的揪着他脸颊上的肉,质问这个傻小子: 
 
“弟弟,你这是真傻啊!” 
 
“啊,不是…” 
娄滋博被蹂躏得有些愣愣得,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看见他岳哥利落干脆的撕掉了自己身上的抑制贴,又伸手把他脖子上的撕掉了。 
 
片刻,两股陌生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并且开始尝试碰撞。 
 
“岳哥你…” 
 
“滋博啊,外面的酒和哥哥的味道一样吗?” 
 
“不…不一样…”娄滋博傻乎乎的回答。 
 
“所以,你难道不是该来多闻闻我吗,喝酒管什么屁用啊。” 
 
道行不太够的娄滋博,成功的被岳明辉撩得脸红心跳的。 
 
他红着脸问岳明辉: 
 
“怎么闻啊。” 
 
岳明辉好像就等着他问似的,一张脸马上凑到了娄滋博眼前。 
好像…有点太近了… 
娄滋博紧张得在咽口水,两个人的鼻子挨鼻子,他都能感受到岳明辉的呼吸。 
 
岳明辉这人还特别坏,勾着嘴角对他说: 
 
“当然是凑近闻啊。” 
 
娄滋博不敢接话,也不知道怎么接,又舍不得挪开眼神,就怔怔的盯着岳明辉看,这样外放又亲切的岳明辉,好像更令他着迷了。 
 
岳明辉拍了拍这禁不起逗的小年轻说: 
“小娄啊,你哥哥我虽然看着挺无所谓的,但我呢也有个底线。” 
 
“啥” 
 
“我不祸害未成年人。” 
 
“啊?” 
 
“啊什么啊,快点长大吧!” 
 
啊? 
娄滋博有些晕乎乎的,被他岳哥一巴掌拍在脑袋上,感觉更晕了。 
 
“娄滋博!你怎么又醉了!” 


-end-

【岳文】秘密


*搞cbw,带卜岳。

*献给@四维宇宙蛙 蛙太太,将就看吧……

*近日开群就赌,感谢cbw,让我将收获20篇小作文,美滋滋!


正文:https://shimo.im/docs/05ysmNpvRlw6nhQo 

码了一半的文,石墨出毛病居然没给我保存起,太忧伤了。
而且搞虐真的的太难了,比让我开车都难,我崩溃了!放弃了!

【洋岳】3篇🚗

小姐妹给推荐了个软件!好像真的还没有挂!

正好大晚上睡不着,就还是把前期的车🔗补一下,虽然车技很emmmm……

提醒:洋岳,都是洋岳车!

吵架(r18):http://pianke.me/version4.0/weixin02/wxshare.php#!/article/5b48dfe1257be96a4bcf896c

你是谁的(r18):http://pianke.me/version4.0/weixin02/wxshare.php#!/article/5b48dcba257be9804fcf8968

味道(r18):http://pianke.me/version4.0/weixin02/wxshare.php#!/article/5b48de11247be9ed010b3f08

【岳洋岳】成人礼之开荤(r18)

恩…
算是之前想搞的生贺,一直没码完,今天激情上脑写完了。
一辆小破车,驾驶员没得驾照,随便看看吧。
今天的脑容量已用完

提醒:车是岳洋,我在搞岳洋!又臭又长!

🔗http://pianke.me/version4.0/weixin02/wxshare.php#!/article/5b4815af257be9662ecf8965


微博:https://m.weibo.cn/3496415382/4261119990922693

【娄岳】醉人番外:恋爱心事


激情来了速打傻雕小短篇……
别认真,别问我正文,我啥也不知道。





正文:

1  2  3  4   5   end   番外



7月10日 
23:50
 
大家都还在练习室里排着下次的舞蹈,不知谁的裤兜里突然响起了铃声, 
李让刚停下动作,就看见娄滋博像只箭一样的冲出了练习室。 
 
舞蹈老师正在教育着武连杰,就憋见一个人影快速的闪出了门: 
“看见没!我说的就是这种爆发力!” 
 
那是老师你没看见,这位朋友为爱丢掉脑子的样子。 
 
 
7月11日 
00:00
 
“岳明辉,生日快乐!” 
“不过生日啦,都多大年纪了。” 
 
岳明辉脸有些红,却依然口是心非。 
其实他自己都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就在这档口把电话打了过来。 
可能是录歌录到瓶颈觉得心烦气躁,可能是想在零点钟声敲响那一刻,听听小男友的声音。 
 
是的,他的小男友。 
刚成年的小男友那黏糊劲可不容小觑。 
哄了很久才答应今天不偷跑来坤音,毕竟对方老板再找到秦姐那儿去,他岳哥面子上可过不去。 
 
可自己的男朋友,还是该宠着的。 
“好啦,听话,我答应你,下次把给你......” 
 
 
 
 
12:00
 
刚坐上饭桌,娄滋博就掏出手机给岳明辉发消息,连碗里的肉被谁夹走的都不知道。 
 
小娄:“你干嘛呢?” 
老岳:“想你呢呀。” 
 
小娄:“你好好说话!” 
老岳:“哎呀,马上要录视频了嘛。就我上次给你听的那首歌,今儿得录了。” 
 
小娄:“我岳叔厉害了!” 
老岳:“你岳叔哪里不厉害?嗯?” 
...... 
 
 
 
17:19
 
说好了今天不去找岳明辉,但娄滋博依旧心痒痒的,不停刷新着微博。 
 
那几个会给他买大蛋糕吗? 
他今天又会亲谁的脸蛋呢? 
博文会放日常吗? 
 
来自娄滋博的灵魂三问! 
 
17:20啦!陈博文为什么又不发日常! 
 
咦不对,我岳哥发微博啦!!! 
 
娄滋博瞄了眼微博内容,字都没看清,手指就在评论里打出了一连串啊啊啊啊,差点点击发送 。 
 
“我这样不行,我是个爱豆。” 
 
理智使他退却。 
 
 
 
19:10
 
李让嘴里含着鸡腿,看着娄滋博坐在自己旁边捧着手机,紧张得抖腿。 
 
好好个孩子,怎么谈个恋爱就傻了呢? 
 
“娄滋博,你干啥呢?” 
“如果今天都没有,我就去坤音打死陈博文。” 
 
不是.....让哥有点傻眼,你想溜去坤音大楼也不是一两天了,可关人家陈博文啥事?人影像总监招你惹你了? 
 
 
21:20
 
n刷完小视频后,娄滋博越想越生气,边生气边骂经纪人。 
 
“不是,我又招你惹你啦!”经纪人觉得委屈。 
 
“我应该在那里,不应该在这里!” 
 
“我看你应该在车底。”李让自然无比的接了下句,并且觉得这词有点熟悉? 
 
 
 
 
23:30
 
岳明辉觉得自己小男友今晚有点奇奇怪怪的。 
 
“怎么了,给你岳哥说说。” 
“没啥,我让人送了一样东西过来,明儿能收到,你记得收。” 
 
“又送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给哥哥,嗯?” 
“......我睡觉了!” 
 
电话被突然挂断,岳明辉还有点摸不着头脑,现在的小年轻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岳明辉:“你们这个年纪的男生,一天到晚都在想些啥?” 
灵超:“在想,你们这个年纪的男人,一天到晚在想些啥?” 
 
嗯......好吧。 
 
 
7月12日 
9:30
 
今天早上的早饭是包子稀饭,朴实的娄滋博同学觉得很满意。 
啃着肉包子,逛着岳明辉的超话,开始崭新快乐的一天。 
 
可逛一逛的,他这一天就开始不快乐了。 
 
看着坤音姐妹们还在为昨日的小视频流泪,他也想流泪。 
 
“以此分析,岳哥和洋洋关系最好!” 
“不不不,你看看弟弟那祝福语口是心非的样子。” 
“怎么能没有我们卜凡凡的姓名?” 
 
娄滋博觉得自己这一口包子,还真咽不进去。 
 
怎么可以,没有他娄滋博的姓名? 
 
“不吃了?” 
李让看了看吃一半就没动静的娄滋博,顺手就把他盘子里的包子噻自己嘴里了。 
 
 
 
12:30
 
坐在餐桌前,娄滋博先是护住自己的饭盘子,再掏出手机给岳明辉发消息。 
 
小娄:“岳哥,我要给你微博评论一句!” 
老岳:“你评呀。” 
 
小娄:“我要留一句,岳明辉是我的!” 
老岳:“得了,你这句话床上说说就行了。” 
...... 
成年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能随意把刚成年的毛头小子撩的面红耳赤。 
 
 
 
13:15
 
“老岳,你家小娄同志又给你送东西来了。” 
 
岳明辉从练习室出来拆包裹,几个凑热闹的就立马围了过来。 
 
拆开盒子,一股熟悉得令他情绪立马安稳的中药味扑面而来。 
是一个深蓝色,上面还绣着月亮的的香囊。 
 
香囊上还别别扭扭的写了几个字:娄滋博的味道。 
 
“小娄同志,这次是不是把自己缩小了装在里面了?” 
对此有些心有余悸的木子洋,迟疑的说到。 
 
这个时候,岳明辉的手机提示音响起了。 
 
您的特别关注小萝卜头给您评论啦! 
 
 
 
15:30
 
“乖” 
“我哪里乖了?” 
“床上的时候,最乖。” 
 
 
 

【娄岳】醉人(5)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打了个赌(就是很多人懂的那个赌),然后我输了,来更文交作业了。

今天是7月第一天,希望这个月我不要再颓了,好好赚钱,好好生活,也要好好码字!

然后,谢谢还在看我更新的姐妹们,dbq大家,我太慢了……


正文


1  2  3  4   5   end   番外


 
秦奋一句无头无尾的话,岳明辉是听懂了的,而且知道秦奋也是懂了他的心思。 
他也不敢问秦奋是怎么个想法,还是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居然用这点成年人的城府,去招呼一个小朋友。 
 
岳明辉也谈过好几次恋爱,有遗憾的也有失败的,也就是这些过往,把他打磨成现在这副冷静自持的模样,好像不会有人再让他内心产生什么大波动了。 
 
可是难得的是,娄滋博的出现,让他短暂的回到了自己青春期。在小年轻望向他的眼神里,时光在倒退,他好像一下又站在了学校操场上,最要紧的事也不过就是眼下的一场篮球赛。 
 
他有些过于沉溺于这样的感觉中,觉得美好,又觉得惶恐。 
他珍惜小年轻放在自己身上的心思,又生怕,自己这颗有些固化的心脏受不住。 
 
所以他把主动权交在了对方手里。 
 
哥哥的心啊,就放这儿了,你要的话就来拿。 
可你要是来了,就跑不了了。 
 
然而,有些傻小子,根本就没想过跑。 
 
在娄滋博的认知里,他岳哥是顶好的人,是他奔跑着想要多靠近一点点的人。 
他要是追不上岳明辉,就只能说自己还配不上那么好的人。 
 
他是怎么追岳明辉的? 
 
去食堂吃饭,岳明辉刚打好饭坐下来,就有人走过来,给他碗里放了个鸡腿。 
他有些迟疑的抬起头,就看见娄滋博那含羞带怯的一笑。 
“岳哥,你们吃,我回去练习了。”兔崽子撩完就跑了。 
灵超趁着岳明辉没反应过来,眼明手快的又把鸡腿夹在自己碗里。 
“岳叔,有情饮水饱!” 
 
比如说他正练习的满头大汗,汗水都快流进眼睛里时,一条干净的毛巾就从旁边递过来了。 
转过头,就看见娄滋博一张脸憋气憋得通红,还得费力的扯出个笑容。 
“嘿,我说你.....” 
“岳哥再见!我先回去洗澡了!” 
这边的李让还在嘶吼 
“娄滋博,我让你给我拿的毛巾呢!” 
… 
 
再比如说,在刚刚结束彩排饥肠辘辘的凌晨,岳明辉正准备和卜凡去全时觅食。打开宿舍门,就发现一袋吃的挂在门把上。 
不仅有关东煮,鸡蛋,还顺带着两罐啤酒。 
卜凡在那翻一翻的,掏出一个鸡蛋。 
“哎哥,全时现在还能在鸡蛋上画爱心???” 
 
岳明辉揉了揉他那有点过多的头毛,有些哭笑不得,他现在是觉出味儿来了,娄滋博这小子这是要搞温水煮青蛙那一套啊,这都是哪里学来的? 
也不仅是他觉出味儿来了,就算迟钝大条如卜凡,也终于感觉到了自己身边的波涛暗涌。 
 
“这事儿我早就知道了,他看老岳的眼神太不对劲了。” 
木子洋长腿一伸,把小弟一揽,躺在床上活脱脱一个大爷。 
 
“这事儿我也早就知道了,小娄同志曾以一袋大白兔诱惑我,说出老岳的生辰八字。” 
灵超坐在木子洋怀里,捧着一袋薯片,咔嚓咔嚓吃的可香了。 
 
“合着,这事儿就我一个人没看出来?” 
卜凡还有些不可置信,自己哥哥都快被勾走了,他竟然还没发现? 
 
但是木子洋一琢磨,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自家二哈也许并不是最傻的。 
“我觉着,你可以和隔壁李让比一比。” 
...... 
 
李让窝在床上一连打了几个喷嚏,只得又把被子往自己身上拢了拢。 
这廊坊的冬天是越来越冷了,这宿舍的空调是越来越不顶用了,害得他都感冒了。 
 
李让是怕冷的,但有人就是不怕冷,比如说穿着单衣坐那儿灌酒的娄滋博。 
 
“这是今天的第几瓶了?” 
 
“第三瓶!” 
“我还能喝!” 
 
娄滋博傻乎乎的举着三根手指,身子还有些不稳的晃荡,他又努力挺直自己的身体,在小板凳上坐得笔直。 
 
这傻小子,也不知道突然着了什么魔,以前这时候早就蹦跶去坤音宿舍约岳明辉打篮球了,这几天却每晚上窝在宿舍喝酒,说要练成千杯不醉的技术。 
 
想起岳明辉,李让这个嘴巴不把门而且又八卦的,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坐在娄滋博旁边。 
 
“哎,你知道老岳出事了不。” 
 
其实娄滋博已经喝得有点迷糊了,但听见岳明辉的名字,望向李让的眼睛又清明了不少。 
 
“我今儿在采访间的时候,听两个工作人员在那儿聊。” 
“说老岳以前的谈恋爱的事在网上被扒出来了,对方说他劈腿。” 
“被网上黑得挺凶,那骂得是一个难听。” 
“也不知道老岳听说这事儿了没。” 
 
咣当,一个酒瓶子掉在地上,啤酒洒了一地,有些还流到了李让脚上。 
 
“娄滋博,你干啥呢!” 
 
娄滋博也不管身后气急败坏的李让,撒开脚丫子就往外跑,速度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喝多了的人。 
 
他就是被李让一番话吓清醒了,也没思考就往外跑,他要去找岳明辉,但是见了岳明辉后说些什么呢? 
 
问他这事儿是真的吗?他真的做了吗? 
 
不了,他只想抱抱岳明辉。 

【娄岳】醉人(4)

刚刚本来想码完再发,
突然微博上就开始乌烟瘴气的了…
看了半天也没得啥心情写下去了,就先发上来吧。

明天应该还会更(我说话没什么可信度)。

还有谢谢大家给我建议的味道,最后选的这个是因为自己的恶趣味嘿嘿~


正文


1  2  3  4   5   end   番外

“我今年26了。”


“觉得自己年纪大了,配不上?”


 .....


那还真不是。


 


自那天从娄滋博宿舍出来,岳明辉好几天没能把状态调整回来,只能逮住木子洋聊聊。


要说他之前还有点迟疑和犹豫,现在也算清清楚楚看见了小孩的心思。


那干净、透明、质朴得不掺杂任何一丝世俗的眼神,就这样望过来的时候,岳明辉有点难以抵挡,所以只能躲着。


  


“哎,老岳,你闻见小娄那味儿了吗?”


“知道啊,有问题?”


“你俩一个酒味儿,一个中药味儿,泡在一起那不是药酒?”


 


......


 


而娄滋博这边,知道岳明辉躲着不见他后,就整个人都不对了。


浑身的低气压和强烈得不知收敛的信息素味道,吓得胆子小点的Omega练习生都躲在宿舍里不敢出来。




可他又很怂,甚至不敢直接去找岳明辉,去质问他,


你是不是看出我的心思了?你是不是看不上我呢?


不行,他说不出这么矫情的话,要是真说了,也得把他岳哥吓死。


 


这样折腾了好几天,就当娄滋博自己都快熬不住的时候。秦奋端着茶杯就来了,一屁股坐在他床沿上就开始说上了。


 


“我给你说这事儿,正常。”


“我分化的时候可比这严重多了。”


“方圆1公里内都不能有个Omega。”


 


说完这句,娄滋博好像有了点反应,脸终于肯转过来朝着他了。秦奋以为是自己这句话劝对了,正准备接着就往下说呢。


 


“奋哥,你和伯哥怎么搞在一起的?”


......


小朋友就这么不会说话,什么叫搞在一起?那叫在一起!


 


“啧,就看对眼了呗,你好奇起这个干什么?”


 


秦奋哪知道,娄滋博想问的根本不是这个。




这毛头小子脸红脖子粗的又给来了一句:


“我的意思是,两个ALPHA怎么搞!”


 


......这话说出去,阅历深、脸皮厚如秦奋,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也还好,他还能正襟危坐,要是换做韩沐伯在这儿,怕是一椅子就给这混小子抡过去了。


 


“我说你不会喜欢上了个alpha?”


可聪明如秦奋,一下就能抓住问题的重点,一下也能明白娄滋博的问题究竟是出在哪了。


 


娄淄博听了这话也反驳不了,丧气的拿着枕头当沙袋砸,砸的不过瘾又想用脑子去撞墙。


也不怪他要发疯,刚想清楚这事儿的时候,秦奋也没好到哪里去。


 


谁都知道,在这个世界里,alpha和Omega是理所当然的一对,再不济也有ab恋和bo恋,但AA,少之又少,反正娄滋博长这么大,也只碰见过秦奋和韩沐伯这么一对。


 


“弟弟,你那是见识浅了,AA恋现在根本不是什么事儿。”


秦奋看着这个将要和自己走上一条路的弟弟,难得也想着苦口婆心一次。


 


“喜欢上谁,想和谁在一起,并不是我们自己就能控制的。”


“也就是命运给你选了一条和别人不一样的、难走一点的路。”


“我们就只能遵从自己的内心,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过自己喜欢的生活,都没有错。”


 


“那如果,那个人不喜欢你呢?”娄滋博问。


“你问清楚了吗?没问就说人家不喜欢你?这么怂?”


 


不知道是那句话突然就戳了娄滋博的那个点,斗志一下就上来了,人也一下有精神了。


 


“奋哥,有没有那种喝酒速成法,千杯不醉那种!”


......


这个问题还是有点考到秦奋了,毕竟他都做不到千杯不醉。


 


“那你多喝几次试试?”




“嘿,你去哪儿啊,我还没说完呢。”


这傻小子翻下床穿着拖鞋就往外跑。


 


“买酒!”


.......


 


娄滋博走后,秦奋后脚也跟着叹着气走了,不过他不是往自己宿舍走,拐个弯就到了坤音宿舍门口。


 


“劝好了?”给开门的人是岳明辉。


 


“我说老岳你行啊!”


“啊?”岳明辉两眼懵逼。


 


“我说,老岳!牛逼!”话说完,干了一番大事的奋哥功成身退。

【洋岳】soulmate

一直觉得soulmate这个词很适合洋岳两人的关系,也不知道大家玩过这个软件没有……

还有我实际上是小学生文笔,就是喜欢敲敲打打而已,错别字也挺多的,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见谅呀~

另外还有两篇连载没填完,会慢一点但不会坑,谢谢你们的喜欢。


正文:



“你俩认识?”
 
“不算吧....”
“认识。”
......
 
“怎么认识的?”
 
“英国遇到的。”
“网友。”
......
 
S
李振洋第一次点开soul这个软件时,还想给自己设置一张牛逼哄哄的头像,最后发现不能,差点把给他推荐这个软件的人给撕了,不设置照片能看到你洋哥有趣的灵魂?
 
最后带着一张有头盔的头像去匹配时,你洋哥心里是十分委屈。
 
举铁小分队队长:“是男的吗?”
点对方头像,匹配度99%?一来就这么牛逼的吗?
 
今天没睡醒:“顶天立地纯爷们!”
 
举铁小分队队长:“嘿兄弟我给你说,我匹配那么久,就没遇到匹配率那么高的男的!”
 
今天没睡醒:“那你是要找男的女的?”
 
举铁小分队队长:“嗨,我就是想找个人聊聊天,再不说说中国话,我都得退步咯。”
 
今天没睡醒:“你在国外?”
 
举铁小分队队长:“在英国留学呢。”
 
今天没睡醒:“.......巧了,我也在英国出差呢。”
 
对方两分钟没有回复.....这是糊了的意思?
 
.......对方发来了一段语音
“哎呀不好意思兄弟,刚和我们导师打电话,你说你在英国是吗?”
 
......李振洋两分钟没反应过来,按理说他在模特圈也算阅男色无数了,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
可这人喘着粗气,声音低沉又温柔,就像在你耳边说话一样,硬是让他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只能说两个字:性感!
 
今天没睡醒:“你干嘛呢?”
 
举铁小分队队长:“你怎么和我导师问一样的问题”“我这不是举铁呢”
 
这又改成文字了,可李振洋抓心挠肝的,就想听这位性感先生再多说两句。
 
今天没睡醒:“给我说个逛街的地方?我去买衣服。”
 
对方发来了一段语音
举铁小分队队长:“我给你说啊,在英国买衣服得去.......”
 
阴谋得逞的李振洋先生也并不是很开心,这哥们,从哪个商场的衣服最贵分析到英国的物价再上升到两国国情,差点和他谈上一宿。
 
 
O
 
岳明辉今天一早有个实验,忙得浑浑噩噩的,直到午饭时间才有空拿出手机,就看见那位昨晚才认识的网友给发消息了。
 
今天没睡醒:“哪一件好看点?”
 
这人给他发了两身衣服来,是对着镜子的自拍,没漏脸,可是宽肩细腰大长腿,那个都明晃晃的耀眼,早已被英国“腐”蚀的岳明辉,脑子里都是些黄色废料。
 
一套英伦风的格子西装,将衬衫纽扣开到第三颗,漏出好看的锁骨,勾起令人遐想的欲望。
一套休闲风的运动装,搭配的格外精神,特别是脚上踏的那双AJ。
 
举铁小分队队长:“我给你说你脚上那双鞋,我贼喜欢!上次纠结半天没舍得买啊,太贵了!这鞋可不得了,那.........”
 
岳明辉絮絮叨叨发完这段语音,还准备继续说下去呢,就又被导师叫住了。
导师问他,想好要不要继续读博了吗。
 
这其实是个很深沉的话题,刚刚还大夸特夸了一双球鞋的岳明辉,还没能立即转的过来,可其实球鞋和读博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球鞋是他想买但没钱,读博他也是想读,但没时间了。
 
他已经24了,再不折腾折腾了,就真的老了。
 
举铁小分队队长:“我也快回国了,24了还在外面飘着,哪行啊。”
 
今天没睡醒:“啥,你都24了?”
 
举铁小分队队长:“可不咋地,比不得你们小年轻。”
举铁小分队队长:“你什么时候走,要不咱俩见一面?”
 
今天没睡醒:“我现在机场,马上登机....”
 
U
李振洋落地北京后的第一件事,是去学校后门小吃街吃了一肚子祖国的垃圾食品。
 
等他想起自己在英国还有个网友的时候,已经是一天过去了,按理说回了祖国生活精彩多多的洋哥,应该不会搞网聊这种东西了。
 
可他一想起那性感低沉的声音,还是忍不住打开了soul。
 
今天没睡醒:“在吗?”

举铁小分队队长:“不在。”
......
举铁小分队队长:“哈哈哈,兄弟,好不好笑?”
 
今天没睡醒:“好笑个屁。”
 
举铁小分队队长:“哎,我说你回国就忘了我呢。”
 
今天没睡醒:“不好意思,我就没记得过。”
 
举铁小分队队长:“哎,你真挺有意思的,是哪儿的人啊?”
 
今天没睡醒:“山东大汉一个,在北京读书呢。”
 
举铁小分队队长:“哎,可以啊,我可是北京土著一个。”
 
对方发来一段语音。
举铁小分队队长:“我给你说北京有地儿的卤煮特别好吃........”
举铁小分队队长:“豆汁喝过没哈哈,这玩意儿.....”
 
聊了好几次后,李振洋觉得这兄弟特能说,不仅如此,自己还特有耐心听他说,还特想听他再多说一点,简直也是撞了鬼了。
 
L
 
岳明辉刚接了个国际长途,挂了电话后蹲在楼道里抽烟思考。
每次他想什么事儿的时候,嘴里就爱叼根烟,也不知道尼古丁是不是能刺激大脑。
可决定做了,事情想清楚了,他又觉得有些伤感,是别离的伤感,还是对自己一腔孤勇的伤感,说不清。
 
举铁小分队队长:“弟弟,你大学学啥的?”
 
今天没睡醒:“模特啊,不是,谁让你叫我弟弟?”
 
举铁小分队队长:“嘿,你比我小好几岁,可不得叫弟弟”“弟弟可以呀,盘靓条顺,是个做模特的人”
 
今天没睡醒:“谁说我要做模特了?”
 
举铁小分队队长:“你学这个的又不做,那你想干啥?”
 
今天没睡醒:“谁规定了大学学啥以后就得做啥?”
 
这个问题可把岳明辉难住了,按理说,他是挺热爱自己这个专业的,也不是没想过为之抛头颅洒热血。可心底总有另一种声音随时冒出来蛊惑他,如果他不去尝试一次的话,他这辈子恐怕都不得安生。
 
今天没睡醒:“被我说准了吧?你这个中年人”
 
举铁小分队队长:“乱喊什么呢弟弟,咱们还没互通姓名呢是吧。”“我,岳明辉,岳飞的岳,月明星辉的明辉”
 
今天没睡醒:“我,李振洋,顶天立地你洋哥。”
 
 
M
 
李振洋是第一个去公司看的,也是第一个和秦姐详谈的,说完话走下楼,他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这家从没听过名字小公司,在想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有点傻。
 
但是傻也没办法了,做都做了。
 
睡神洋:“哎老岳,上次你说好吃那家卤煮在那儿呢?”
 
话痨岳:“我给你说你往那儿走.......”
 
半个小时后........
 
睡神洋:“你是不是说错路了,我到地儿了啥都没有啊!”
 
话痨岳:“不是,你再往里走,就在那个巷子里面。”
 
10分钟后.....
 
睡神洋:“岳明辉!你给老子说清楚!我都走到底了!”
 
对方给您发来一段语音.....
话痨岳:“哎真的吗?哎呀哎呀,洋洋不气不气,也许今儿没开门呢。”
话痨岳:“你看看周围还有啥好吃的先垫着肚子啊,别饿着了。”
 
被两句话安抚下去的你洋哥......
睡神洋:“你不用说了,我去吃日料了。”
 
话痨岳:“啧,那玩意儿有啥好吃的,等哥哥回来,请你去峨眉酒家吃宫保鸡丁,那才是美味。”
 
睡神洋:“你什么时候回来?”
 
话痨岳:“下周一,哥哥我要开始新人生了。”
 
睡神洋:“那巧了,我也要开始新人生了。”
 
 
A
 
岳明辉做梦了,梦见了卤煮和宫保鸡丁,还梦见有人不准他吃。
 
“你不能吃,这是你欠我的。”
 
我到底欠谁的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岳明辉也没想通。
 
墨迹岳:“洋洋你醒了吗。”
 
臭屁洋:“我还没睡呢.....”
 
忘记异国还有时差了,现在国内时间也得凌晨三四点了吧?
 
墨迹岳:“你咋还不睡呢。”
 
臭屁洋:“今天刚在学校办好手续,马上就要结束我的大学生活了。”
 
墨迹月:“所以有点惆怅?为了即将开始的新生活?”
 
臭屁洋:“你咋又知道!”
 
墨迹月:“嗨,这有啥,别伤感了洋洋,我都已经想通了。”
 
臭屁洋:“想通啥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墨迹月:“啧,又贫啊,反正你心里明白我意思就行。”
墨迹月:“第一次网聊遇到个那么能说的,挺开心的,回头咱俩得约一约。”
 
说起约一约,岳明辉怎么还觉得有点紧张。
 
臭屁洋:“不对,你那天不还说:我匹配了那么久?”
 
墨迹月:“我是匹配好多次,也没说话,也就刷刷广场。”
 
臭屁洋:“那你能啊!”
 
墨迹月:“说啥呢”“哎,你看,我们soulmate点亮到a了。”
 
臭屁洋:“那soulmate字母不断点亮是什么意思?”
 
墨迹月:“嘿嘿,等它全亮了,就说明咱俩是soulmate,知音。”
 
T
李振洋今儿挺开心的,什么惆怅伤感一扫而空,乐乐呵呵的收拾着东西,准备去拥抱他的新生活,也准备去迎接他明天回来的知音。
 
嘻嘻,不知道性感的声音先生本人性感不性感。
 
邋遢月:“洋,明儿我下了飞机得直接去公司,那边有人来接,你就先别来了啊”
 
嘚瑟洋:“岳明辉你水老子呢?”
 
对方发来一段语音
邋遢月:“哎呀洋洋,不是,他们这边要求的,说明天大家都在,我不去可不好说”
 
行行行.....李振洋一下没了收拾行李的兴趣,躺在床上把对方骂个遍。
嘚瑟洋:“老子不仅要吃宫保鸡丁!什么最贵的吃啥!”
嘚瑟洋:“四九城里啥好吃的你得带我走个遍!”
嘚瑟洋:“我不折腾死你,我就不姓李!”
 
邋遢月:“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事情一完我就找你来啊。”
 
E
 
岳明辉一落地,就被公司的人接上了车,他望着周围的景色觉得熟悉又温暖。
是因为回家了觉得温暖,同时也因为未知的路觉得心跳加速。
 
车一路往郊区开去,周边的高楼大厦也渐渐消失,看着这些小平房,岳明辉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小网友。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下了乡,可不得被笑话死?
哎不对,下了飞机还没给人回话呢,
他打开手机,就发现自己的小网友已开始气急败坏。
 
李振洋:“我给你说老岳,要不是我今天也有事了,我非得揍你。”
 
李振洋:“你就欠我一次了我给你讲!”
 
李振洋:“还没到吗?机毁人亡了?”
 
李振洋:“是人是鬼请你说句话!”
  
岳明辉:“到了到了!你可别说了!。”
 
这熊孩子,说话总能把人气死。
岳明辉:“我到了,等会儿完事了给你说。”
 
这句话刚发出去,界面的提示一下就让岳明辉愣住了。他有些手抖的按下语音键还没有说话,对方的消息就来了。
 
李振洋:“soulmate都点亮了啊,没一点难度,没意思,没啥意思。”
 
李振洋:“话说老岳,你骗我了吧。”
 
李振洋:“soulmate,不是还有个灵魂伴侣的意思?”
 
岳明辉看了眼消息还没回复,车就在园区里停了下来,他赶紧收起手机跟着人下了车往里走。
 
不远处的楼下面站了个瘦高的男人正低着头玩着手机,身上那套运动装还有点眼熟。
 
再走近点,才把这人摆弄着手机一脸的不耐烦和恼火看得清楚。
 
“这也是你们一起的哥们,先认识一下吧。”
 
听见动静,那个男人就转过脸来打量岳明辉,脸上的的表情也稍微舒缓了一些,但还是看得出来不是很开心。
 
岳明辉倒是习惯了,露这个笑脸就伸出手给人打招呼。
 
“你好,我是岳明辉,岳飞的岳,月明星辉的明辉”
 
话一说完,岳明辉就看见眼前男人眼睛都瞪大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他。
 
这是咋了.....一瞬间有些尴尬,他正准备收回手,对方才反应过来一把握住。
 
“我,李振洋,顶天立地你洋哥!”